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人文 > 正文

该党甚至主张将昆士兰州乃至整个澳大利亚变成

来源:本站 编辑:佚名 时间:2018-11-27

之前澳大利亚电信(Telstra)跟着美国的脚步,决定“停售中兴代工的19款手机和3款移动宽带设备”,现在要不要调头?这只是近几年来,澳大利亚在中美间尬舞的缩影。】

汉森(Pauline Hanson,澳大利亚女性政治人物,民族主义右翼党派“单一民族党”的创始人。与20世纪初的“白澳政策”相似,该党的政治纲领反对非白人种族向澳大利亚移民。该党尤其反对亚裔融入澳大利亚,同时也反对当地土著,认为政府扶助土著的政策是对白人的歧视,该党甚至主张将昆士兰州乃至整个澳大利亚变成纯白种人的社会

汉森一直担心澳大利亚会被不断涌入的亚裔人口淹没,而且从传统上来说,澳大利亚一直有着“白澳”(White Australia)情节,保林

汉森的母亲诺拉女士讲出上面一番话,实际上也反映了这两种情绪。甚至可以说,澳大利亚民族主义就是发端于此。

帕克斯(Henry Parkes)曾做出过一个不太光彩的警告:“一定要提防人类中数量庞大的劣等民族乘船接近我们的海岸”。澳大利亚工党提出的第一份政纲中第一条就是关于“白澳”的内容:澳大利亚应该是白人的澳大利亚。而早在1901年,澳大利亚第一届议会就通过了《限制移民法案》。

佛拉尔(Charles Ferrall)所言:“在澳大利亚,没有任何其他民族像中国人那样遭到长期的、强烈的污蔑和诋毁”。当然,澳大利亚土著民族也许认为自己比中国人受到的待遇更糟。

无论你喜欢也好,事实上,当前有关澳大利亚与日益强大的中国之间的关系的讨论正是在这一历史背景下展开的。

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这样一位极具是非观念且进步的公共知识分子竟然也出版了一本名为《无声的入侵》(Silent Invasion)的小说时,我开始感到困惑了。一篇书评这样写道:“这是一部酝酿已久的澳大利亚本土通俗小说

汉密尔顿笔下的文字不断穿插于种族议题和对澳大利亚的政治效忠之间,这令我更加困惑了,比如下面这段:

“作为新南威尔士大学的一部分,澳大利亚国防学院并不比澳大利亚其他大学校园更加安全。正当我在该学院与一位研究中华人民共和国对我国事情报工作的专家交谈时,一个华裔清洁工走进了办公室,将废纸篓里的垃圾倒进了她的大袋子里。这位专家对我说,甚至那些签署过保密协议(保密协议详细到该如何处理办公室里的垃圾桶)的公司也雇佣了大量华裔员工。”

汉密尔顿绝不是个种族主义者,可上面的文字竟然出自他手,这令人感到十分遗憾。中国问题学者大卫

布罗菲(David Brophy)在一篇文章中提到,极右翼政党“澳大利亚优先党”曾这样称赞那本名为《无声的入侵》的小说:“汉密尔顿教授在这本书中所揭示的东西并不新鲜,那些东西正是澳大利亚优先党多年来一直在反复强调的”。

我们那些经常对公众发表观点的国际事务专家们曾提到,我们需要“了解中国”。可在当前的情况下,我觉得我们应该首先好好了解一下自己:澳大利亚,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一直是一个有着某种排外传统的国家。

这片被称为“澳大利亚”的殖民地进入世界历史最初是源于一场欧洲人的入侵。新到来的白人定居者洗劫了当地土著人,不过在那之后,这些白人定居者觉得自己也有可能遭到洗劫。于是,他们开始将自身的安危与为他们提供保护的大英帝国联系起来。这种奇妙的联结有时会产生令人十分意外的结果。

历史上不乏这样的例子。1861年(美国南北战争于1861年4月爆发,英国采取了倾向南部的干涉态度

观察者网注),墨尔本当地报纸《阿耳弋斯日报》曾对读者发布了这样一则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ajaxfeedback.htm
栏目分类

推荐新闻-热点资讯-生活娱乐-科技兴邦-朝阳市新媒体资讯 联系QQ:2655101040 邮箱:2655101040@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Top